重生之先声夺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林淼折戟《新思维》的消息,在随后几天并未像他想象中的那样,受到人为放大,全国几份主流报纸在很低调地报道过这件事后,就几乎没什么人再去提它。https://

  哪怕是在东瓯市,绝大多数老百姓知道后,无非也就翻翻白眼,心想全国三等奖有什么了不起了,又不是一等奖,羡慕嫉妒恨的心情仍然远大于嘲讽。

  毕竟这年头的主流舆论思维,还没到网络时代那般厚颜无耻甚至颠倒黑白,“你行你上啊”还是一句路见不平的正义之言,可以有效地拿来打击那些用酸话嘲讽赢家的屌丝。

  所以如果真的有人嘲笑林淼拿的是全国三等奖而不是全国一等奖,边上哪怕有个稍微脑子清楚一点,能分清基本黑白的混混,他都会替林淼仗义执言:“你特么一个全班第三都拿不到的垃圾,怎么就有脸去嘲笑拿全国三等奖的?”

  而不像二十年后那样,一有人说“你行你上啊”,就会立马落入撸丝儿的包围圈,然后莫名其妙陷入他们“我虽然不行,但是他没拿人类历史第一,所以他也是垃圾”的神奇逻辑中。对“你行你上啊”这句话的嘲笑,本质上其实就是庸众对精英的话语迫害,也只有在网络时代,才会出现这种连灵魂都觉得坦然的蠢货自卫反击战。

  因此当下还身处97年的林淼,无疑在舆论环境上还是幸运的。即便依然有人坚定不移地认为林淼浑身上下都是造假的,可这绝不会妨碍普通老百姓肯定他所取得的成绩。

  这就是起码的社会公正和道义公正。

  97年的老百姓,脑子还正常。而在大概2010到2020年这段时间里,许多往死里嘲笑那些世界级、殿堂级大佬的网民们的是非观,则是肉眼可见的相当有问题。

  消息没有大规模扩散,自然是好事情。

  林淼乐得大事化小,市里头懂行的人逐渐回过味来,则开始谴责《新思维》的人做事不厚道。说到底《新思维》作文大赛征文,不就和《红苗》征文是一码事情嘛!区别无非是在于《红苗》征文只是东瓯市地方上的比赛,靶向目标是东瓯中学,而《新思维》则相对档次高一点,面向全国高中生,靶向目标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高校。

  都是走后门的玩意儿,谁还不懂谁的屁股是坐在什么位置上的?

  林淼好歹也是半个自己人,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知名度,说直白一点,但凡只要报了名,就是给《新思维》面子了,哪怕不去考试,《新思维》也该乖乖地送个一等奖过来。

  结果折腾半天,淼爷给你们脸亲自去比赛了,你们却只给个侮辱淼爷的三等奖?

  这特么不是给脸不要脸吗?

  这种破比赛,组织方摸着良心说,真能和水平有什么直接关系?比赛到底是比给老百姓看的,还是比给自己看的,你们心里没点逼数?大家是奔着什么目的去的,你们心里没点逼数?

  丁少仪、宫昌吉、梁艳红、孙玉燕甚至庞毅,轮番把情况做了全面剖析。

  但可惜全都只看到表面,却没看到表象下面的东西。

  不过既然事情没有进一步发酵的苗头,对方看似是投石问路的一步棋刚走出来,立马就选择了偃旗息鼓,林淼也就没继续跟别人多说什么。有些事情,自己心里知道就行。可是不说话,并不意味着就不关注了,对这种有你没我的斗争,林淼还是继续保持着小心谨慎的态度。

  进入四月份,天气转暖后,林淼一边继续好好学习,一边也让林婉如帮他读很多报纸,帮他盯住舆论风向。只是林婉如对林淼交代的“舆论风向”认识有限,每天只会摘抄一堆标题,浪费林淼宝贵的十几二十分钟向他汇报。这种汇报几乎不存在什么效果,但在四月份的最后几天,林淼却突然连续听到了好几条似乎有隐隐有所关联的新闻。

  连起来是这样的:

  4月21日,某某大学副校长发表言论,宣称中国需要搞教育改革,有必要向欧美先进国家学习“素质教育”、“快乐教育”的理念,改变中国学生只会“死读书”的现状。

  4月23日,教育部发文,拟在211大学的基础上,建设更具世界竞争力的世界一流大学,部分211大学已纳入考察范围,并将于明年起分批次实行“自主招生”计划,以达到培养全面发展、面向世界的高素质人才的目的。

  4月25日,《新思维》作文大赛宣布获得包括全国前二在内的,数所国内一流名校“自主招生”的入选条件,即一等奖获奖者,将有可能通过获得加分,进入全国一流大学。

  几天之后,关于“素质教育”的讨论迅速火遍全国。

  就连在天机巷菜市场里卖猪脏粉的阿姨,都有力地发表了看法:“现在的孩子确实是读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先声夺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清辞只为原作者吹个大气球9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吹个大气球9并收藏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