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瓶女配开挂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陆清峰一边吃豆腐脑,一边想旁边客人闲聊时的那些话。

  县城里杂七杂八的传言无数,神神怪怪的事时有发生,但在这敏感关头,一出这等事,便确实让人觉得,此事同‘招魂幡’有关了。

  招魂幡能召集亡灵。

  有时候亡灵聚集之处,气场改变,这些亡灵也能变得肉眼可见。

  陆清峰不自觉又把视线落在东南方的天边。

  他当年教过萧逊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,似乎也同他说过招魂幡,但绝没有详细讲过。

  萧逊可是王府世子,金尊玉贵的小王子,虽然天性活泼,爱玩爱闹,尤其是对神鬼故事最为好奇,可陆清峰也不曾把脑袋弄坏,他还是明白,有些人不适合接触危险。

  “我有教他什么来着?”

  陆清峰闭上眼,仔细想,似乎教的不少,但应该很有分寸才对。

  他们沧澜剑派,主修自然是剑,但因为真气与众不同,个个到都以博学著称。

  好些江湖高手的独门技巧,但凡在他们面前展示个几次,他们没准就能摸到窍门,不说学得多好,可看破原理,弄出个山寨版,当真不难。

  陆清峰又拥有沧澜剑派几代以来最有名的一双利眼。

  年轻时,他专注力不够,对什么都好奇,学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除了炼器,制药,御兽等这类正经的本事,旁门左道也多多少少会一点。

  他自入帝都,因喜欢萧逊那天真的小性格,与他交好多年,两个人不是亲兄弟,胜似亲兄弟,他自诩大哥,整日同那孩子一起玩。

  现在让陆清峰仔细想,他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都告诉过萧逊什么。

  两个人一个月到有半个月,每天喝醉了酒在月下闲聊,几年过去,他怎么可能记得自己说过多少醉话?

  “那小子太聪明,也不是好事。”

  萧逊不大爱读书,也不太喜欢习武,为人活泼,天性好奇,却怕苦怕累,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文不成武不就。

  可他聪明却是一等一。

  不说过目不忘,过耳成诵,可记忆足够好,跟他说过的话,他通常都不会忘。

  陆清峰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面上却并不显。只越发喜欢出门闲逛。

  这般逍遥自在,可是让云神医整日烦恼。

  他总觉得按照陆清峰的脉象,这小子应该卧床,动弹不得不至于,可也没有这么精神的道理。

  眼看病人生龙活虎地向外蹿,云神医却怀疑他这几十年的名医招牌,可能要砸在此人身上。

  这日,正值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
  藏剑山庄一众弟子们,一大早就出了门。

  中元节从前朝开始,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最重视的节日之日,每逢这个日子,老百姓们扶老携幼出门,祭祀先人,放置河灯,举行各种节目。

  像藏剑山庄这些名门大派弟子,更是多要携带诸般法器,各施手段做法事,超度亡灵。

  “今天可真冷。”

  狂风怒吼,天昏地暗。

  陆清峰自也要跟出来。

  他没坐马车,骑着马和欧阳雪一起,带着藏剑山庄七个弟子不疾不徐地穿过街道,出了县城南门,一路向上走。

  路上走了一段,就见有十来个,穿着打扮各有不同,有的单薄麻衣,有的破旧棉袄,大部分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幼,坐在山道边,眼神呆滞麻木。

  欧阳雪轻轻晃动挂在手腕上的铃铛,清脆的铃声响起,那些人影便个个露出舒服的表情。

  陆清峰看了一眼:“这都在城外了,怎如此多的亡灵?”

  他也只一问,随即就反应过来,不禁叹息。

  通县是一座小城,人口少,土地贫瘠,百姓生活较为困难。

  不过商业方面到还比较发达,每年南来北往的商行到不少,因着县衙几任县官,比起左近其它州县来都更老实些,进城收的钱较少,民风也较淳朴,税收也还过得去。

  南北行商路过,都会在通县歇脚,一来二去到带动了本地商业发展。

  跑商的一多,县衙看到好处,就不免想着要维持,要想好好发展商业,首先需道路畅通。

  所以年年徭役,以修路为先。

  现在陆清峰他们走的路,已经入了山,可虽不说十分平坦宽阔,和周围的山道比,却好上不知多少倍。

  这显然是通县衙门下了大力气去修。

  此时服徭役,多是要死人的。

  如今道边只见十来个死人,并不是通县县令的罪证,反而说明这地方的衙门还算过得去。

  萧朝定鼎之前,乱世之时,随便哪一年百姓服徭役,都要死伤惨重,而且可不似如萧朝这般,多让人在家门口服力役。

  明知如此,陆清峰还是有点难受。

  “换了丁仪风看见这场面,怕是更难过。”

  丁仪风可和他不同,别看他们兄弟两个出身差不多,都是名门子弟,也都是国师义子,论相貌,英俊得半斤八两,但丁仪风是正经的君子,心地纯善,忧国忧民,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。

  他陆清峰就不一样了。

  陆清峰折了片叶子夹在指尖,轻轻一动,叶子便引来甘露,化为雨雾,飞入两侧山道上,山道上好些小动物躲躲闪闪地溜出来争抢,颇是活泼。

  自己自小讲究得便是得过且过,只要大面上不出问题,让他和光同尘,他似乎也不是很介意。

  陆清峰把叶子往嘴里一含,吹出幽幽的曲调。

  旁边的铃声也不断响起,山道上陡然间热闹起来,窸窸窣窣的声响伴随着谈话声,说笑声,不知道的乍一看,怕绝对想不到这是欧阳雪在超度亡灵,还当时老百姓们赶大集呢。

  一行人速度不慢,越走越高,半边天红彤彤的,看起来似火,天气却越来越冷。

  藏剑山庄的弟子最不怕的便是冷。

  陆清峰早有准备,从包袱里翻出件翻领大毛的斗篷往身上一披。

  欧阳林:“……”

  他们家七岁半的小师弟,都不至于因为一点阴气,就把自己裹成一个球。

  这位当真是沧澜的那位陆师兄?

  “趴下。”

  头顶忽然一重,欧阳林整个人如折断一般伏在马头上,侧头就见陆清峰轻轻一吐,含在口中的叶子瞬间飞射而出,只听头上一声嘶嚎。

  欧阳林心中一惊,身体就轻了轻,直起身就见一薄如纸片,腹大如斗的亡灵掉在地上,嘴里含含糊糊地叫唤,蜷缩在地上,还不停地张嘴去啃咬。

  周围好大一片土地,草叶枯黄,泛起一层一层的黑。

  “饿死鬼?”

  欧阳林大惊,“这种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花瓶女配开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清辞只为原作者弄雪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弄雪天子并收藏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