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在世天地宽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发动,看了眼油量表,还有大半箱,暖了一小会发动机后,相伟荣这才挂挡,将车驶出车库。

  县城靠着城隍山,车队就在山坡上,开车出停车场大门,沿着山坡公路往下开了段进入北直街,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林特局门口。

  局长同志已经带着两个人等着,一看吉普车到了,立刻迎了上来。

  顾询武今年35岁,山区县中相对重要的林特局一把手,妥妥的年轻有为。

  就是这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了五岁都不止,这最基层、搞农林出身的干部基本上都这样。

  个子中等,比身高1米75、如今三军仪仗队标准身材的相伟荣矮了小半头。

  当然,长得也没相伟荣好看,要知道后者在部队时,都被战友们说成就不该当兵,去峨眉电影制片厂当演员才更合适。

  “你这速度还真快,那我们抓紧时间?”

  相伟荣刚把车停稳,局长同志就迫不及待的大声说道。

  一看这情形,自个也就没再下车,道:“救人救火,马上走。”

  顾询武一听,转头对边上两人道:“我和相师傅去接人,你们早点去人民医院,请那边做好准备。”

  电话打过了,去个人更放心,也更正式。

  “是,局长!”两人中年纪大些的回道,车内的相伟荣见过这位,似乎姓陈,是个科长。

  这边拎着个人造革公文包的顾询武刚要上车,突然想到点事,对着车内道:“伟荣,要不要准备点麻绳?”

  不同的称呼,官场小习惯,其实两人之间目前也就打过几次交道,是熟人,还算不得好友。

  “请医院”、“相师傅”、“伟荣”,人家35岁能当上局长,先甭说背景如何,这言谈举止上就让人舒服。

  这会一听这他的话,相伟荣笑着对其道:“就这么点冰雪,用不着绳子。”

  县城街道上积雪都是十多公分厚,大中午的气温也就比冰点高上那么一丁点,可以想象南山那边的路面积雪、结冰情况会有多严重,顾询武说的这麻绳是用来当防滑链的。

  见相伟荣这反应,开门上车,坐到副驾驶位置的顾询武脑子转过弯来,笑着道:“差点忘了你以前干嘛的,咱们剡县这点冰雪,还真不够你看。”

  顾询武是隔壁新昌人,但他儿时那会,这新昌压根就是剡县下属的一个区,后来才分出去,所以其对剡县有归属感,如今也安家在剡县,所以说的是“咱们剡县”。

  相伟荣发动车子出发,不接吹捧,道:“开多了也就习惯了。”

  当兵那会驻地川省,开解放跑了好几年的川藏线。

  这会开的是越野性能出众的212,还有四驱加力杆。

  防滑链?

  要那玩意才搞得定的话,相伟荣根本下不来川藏线,估计早交代在那条“天下第一难开路”上了!

  ......

  剡县地形是中间盆地,四周大山,县城靠盆地中部北缘。

  沿着省道嵊义线往西开出十来公里,在蛟镇公社右拐进入县道苍贵线,往南,这一路的路面积雪还有不少,但对一般司机而言,小心些还是能开的。

  如今就没几辆车,靠车轮子碾压干不完冰雪,而公路保养部门道路的保养设备近乎于零,想去除路面积雪,主要还是得发动群众力量,或者干脆靠太阳。

  这会是冬闲时节,南方的老百姓也不大喜欢动弹,再说了,过两天气温自然会上升点,去除冰雪貌似不是特别急。

  平原尚且如此,山区更加。

  同很多人认为的不同,如今山区的老百姓和基层部门就是这么对待大雪封路。

  几十年后山区的县级公路要是积雪封道,车辆无法通行,那这公路部门百分百冲锋在前,沿路百姓还会踊跃参与到战冰斗雪的义务劳动里去。

  路不通,多不方便呀!

  那是如今老百姓懒?

  不是!

  只是因为如今社会节奏慢,人员流动更是少,路堵上几天就堵吧,反正平时一天到晚的,这条山区公路上也就最多偶尔一两辆拖拉机,再加趟公共汽车。

  三五天后这路自然而然就通了,犯不着着急。

  真有急事?

  小急不是急,等等无所谓;

  急得火烧眉毛?

  那走呗,11路,路到哪都是通的。

  几公里后车子过了苍岩公社,这就开始爬坡。

  路窄,一边靠山,另一侧是高高的河岸,积雪的路面上只有几行人留下的足迹,还有两条不知道哪个公社的傻大胆留下的自行车车轮印。

  积雪厚度能有个十五公分以上,一看这情况,相伟荣连加力杆都没拉,两驱就往上跑。

  车怕冰,不怕雪,这积雪绝大部分还没被压过,在他眼里就和积雪下的沙石路一个样。

  车速不快,就一个稳!

  这副驾驶位置的顾询武开始还有点担心,这会心里已经是四平八稳:圈子里传说这冰雪路面的驾驶技术,县里相伟荣要是认第二,那就没人会去认第一。

  果然名不虚传!

  伤员等着救命保腿,但也急不得,急急没用,顾询武干脆也不急了。

  想起点重要的事,对相伟荣道:“上次你说的茶梅栽种,还有君子兰的事,我帮你问了省林业局。

  茶梅在他们下属单位里有好几个品种,做过造型的茶梅盆景也有不少,大小各种规格都有。

  对了,最近从鬼子那进口的品种都有,君子兰也一样。

  要是你自己想种个几盆,过些天你到我这来拿就行,我去搞来。

  不过你说都想让家里人搞个苗圃、盆景基地,我看看能不能想个由头,一开始给点政策性补助。

  钱不多,也就算意思一下。

  去年的县里党代会定下基调,这几年要大力发展农林业,农业局都批出去个个人承包集体养猪场的,我这也在摸路子过河。

  就是这种苗是便宜,但要是数量太大,那点补助绝对不够,得自己再花点钱。

  像那些稀有品种,还有做过一定造型的大型茶梅盆景半成品,大规格的君子兰,还是值点钱的。

  最好最大的稀有品种半成品茶梅盆景,一株就要上百,贵的吓死人...”

  相伟荣边开边听,听他说完,笑着道:“谢了,顾局长。

  现在农村里联产承包,就靠粮食其实也赚不了什么钱。

  搞花木不违反政策,我就是让我父亲和两个兄弟试试水。

  钱不是大问题,一两千块我还拿的出来。”

  “你这人,叫老顾就好,说过你好几次了。”

  “还是叫局长顺口,我看你要不了几年就得当县/长,到时候我还叫你老顾?

  朋友归朋友,咱要讲究,我就一司机,不能把局长不当领导...”

  顾询武喜欢和这个刚调回来不久的相伟荣打交道,其他物资局的驾驶员没这么好说话。

  要知道,除了物资局自己的局长,那些驾驶员还真能不把其他局长当领导!

  别说局长,不鸟县领导都不奇怪!

  没办法,这会老百姓都知道,人家驾驶员不仅是铁饭碗,方向盘一转,还是给个县委(大闸蟹)书记都不换!

  县里一、二把手的工资五十块多点,老资格的局长、公社书记工资最高能到46,顾询武年轻,级别正科,但工龄短,一个月也就41。

  而这帮驾驶员能有多少呢?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人生在世天地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清辞只为原作者血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蝠并收藏人生在世天地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