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在世天地宽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如今不是五年前了,自个拿着根“大黄鱼”去县里的人民银行,说这是解放前家里留下的,编个合适的理由就成。

  根正苗红,只要别一窝蜂全拿出去,没人会来审查,再说自个也不怕审查。

  但这价格实在太亏了。

  上辈子相伟荣开过家小小的珠宝行,也与人合伙开过金行,心里清楚这几十年金价的大体变动情况。

  今年这个时候,正好是国际金价牛市暴涨阶段,虽然这波超长牛市再过两个月要到头。

  年初这国际金价就冲上800美元一金盎司大关,大约到2月底会越过850美元的峰值。

  一金盎司重31.1克,手上这根金条十六两制,十两大约312.5克,除去杂质重量,也就十金盎司上下。

  8000美元一根,这还只算了黄金的价值。

  这是中央造币厂的产品,这会放在香江或者弯弯,还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,在古玩行里能轻松卖出等于金价两到三倍的价格。

  上拍如果碰上几个合适的竞标者,5到10倍也不稀奇。

  再说就算只当纯粹的黄金卖,如今人民币与美元的官方汇率在1.5比1上下浮动,十盎司、8000美元就是一万二人民币。

  至于卖给银行,十二块五一克,十两3900块,这价格要到今年夏天才会略有增加,那时候人民银行定价一两黄金五百块。

  然后到了85年初再次提价,一两涨到700块,每克22块4。

  这年月,官方汇率就是个骗鬼的玩意,国家缺外汇都缺疯了,能有硬通货外币的话,翻个倍都愿意做生意。

  一条“大黄鱼”3900块卖给银行?

  自个还没穷到那份上!

  至于卖给私人这条路也不适合,大家都没几个钱,切个几克、十几克卖给娶媳妇的人家?

  搞笑呢。

  屯着吃亏,正规渠道出售也吃亏,怎么办?

  把金条收进里间的书桌抽屉,锁好。不用担心被盗,记忆里直到自己从这搬走,车队就没遭过贼。

  到国家单位的地盘偷?

  除非贼疯了。

  一个不留神,会被枪毙的!

  走到外间,眼睛看向放在张桌子上的电话机。

  看了眼表,四点刚过。

  摇了几圈摇机柄,拿起听筒,很快就传来接线员的声音。

  “你好,我要挂个长途...台州黄岩海门港稽查科。

  大约多久能接通?...

  正常情况半小时?

  好的,谢谢!”

  挂下电话,等着呗,过会长途接通了,接线员自然会把电话打过来。

  打电话不容易,打个长途更不容易,半小时内能搞定,这速度够快了!

  这还是省内长途,要是往外省打,半天才能通都不稀奇,这都是得靠一个个节点机房的接线员接过去。

  大约25分钟后,电话铃响起。

  一接。

  “你好,你要的台州长途已经接通,现在给你接过来。”听筒里传来本地接线员的声音。

  “好的,谢谢。”相伟荣道。

  这时候,两百来公里之外的海门港稽查科办公室,已经有人拿着话筒,同时知道这是个从会稽地区剡县物资局车队二号话机打来的长途。

  电话哪挂过来的一知道,稽查科的人也就大题清楚是找谁的。

  等接线员一接通,相伟荣才说了个“喂”,听筒里就传来个大嗓门:“是班长吗?

  我,管敏义!”

  这头相伟荣笑着道:“你倒心急,最近怎么样?”

  管敏义,和自个同一年的兵,一起待了8年多。

  相伟荣当了他7年的班长,后头五年还是他的代理排长。

  至于这小子,一直就是个大头兵,党员都还是后来火线才入。

  不是不推荐,而是每次给他整好了,这小子非得搞出点事来,好几次把入党的机会给整飞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人生在世天地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清辞只为原作者血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蝠并收藏人生在世天地宽最新章节